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管理 
 現在位置: 中國投資協會 > 信息動態






從農場到餐桌 淡馬錫逾50億美元押注農業食品黑科技
    “往昔已去,無法改變;今朝時光,轉瞬即逝;唯有明天,可隨心塑造。”這是新加坡國家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2018年財報扉頁上的一段話。
 
    投資明天,這正是淡馬錫一直努力的方向。隨著全球人口不斷增長,人類對食物的需求量日益加大,而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人類需要以安全、可持續的方式養活更多的人口。
 
    “6年前,我和同事在農業食品領域進行了幾筆投資,這讓我們意識到在這個價值鏈上,還可以做得更多。我們的投資覆蓋整個價值鏈,從農場到餐桌。”淡馬錫綜合農業投資部執行總經理馬世文(Anuj Maheshwari)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
 
    11月20日,普華永道、荷蘭合作銀行、淡馬錫聯合發布《亞洲農業與食品行業挑戰報告:收獲未來》估計,亞洲正處于快速的城市化進程中,到2030年將有2.5億新增人口。未來10年,亞洲的食品和農業行業在現有投資水平和基礎上需要額外8000億美元的投資,才能讓亞洲實現自給自足。
 
    自2011年起,淡馬錫開始逐漸增加在農業食品方面的布局。據了解,過去5年,淡馬錫在農業食品領域的投資超過50億美元,目前已經投資了超過30家相關企業,所投公司包括中糧國際、Impossible Foods等。
 
    馬世文透露,目前淡馬錫在農業食品領域的投資主要有四大主題,包括以可持續的方式生產蛋白質、新鮮農產品、健康的食物與食品成分以及變革性技術。淡馬錫2019年財報顯示,包括農業食品的生命科學與綜合農業占整體投資組合的比重達到7%,高于去年的6%和前年的4%。
 
    “我們的投資項目涵蓋早期、成長期以及成熟期不同階段的公司。對于早期公司,我們主要幫助這類公司擴大規模,而處于發展階段的公司,通常已經有明確的產品和市場,以及可行的商業模式,對于這類公司,我們利用資本幫助它們提升產能以及進行小規模的并購。此外,處于成熟階段的相關公司,我們主要幫助它們進入新的市場,以及進行大型的并購交易。”他表示。
 
    在過去三年以來,新加坡逐漸在農業食品科技領域嶄露頭角。上述報告指出,北京、香港、孟買、新加坡和東京等亞洲城市也有望成為農業食品創新中心。這些城市具備一些成功的重要條件,包括為初創公司和投資提供有利的監管環境、技術專長、人才和強大的投資者。
 
    眾所周知,新加坡國土面積狹小,僅為724平方公里,土地資源極為匱乏,農業用地僅占其國土面積的1.18%。新加坡消費的農產品、食品嚴重依賴進口,主要來自毗鄰的馬來西亞,僅有10%來自本國。
 
    為此,當地政府已經出臺了一系列政府政策和倡議,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并致力于發展為農業食品創新中心。新加坡一直致力于提升本國的食品產量,減少對進口的依賴,提出了“30 by 30”計劃,目標是到2030年將本國產的食品比重提升至總量的30%。
 
    去年4月新加坡食品局(SFA)正式成立,負責監管該國食品安全和供應保障。新加坡政府于2014年設立了農業生產力基金(Agriculture Productivity Fund),協助新加坡農場擴充產能、提高產量和生產力,至今已有107家當地農場申請了該基金。
 
    業內人士表示,新加坡在農業食品科技領域的創新方面十分積極,同時當地已經形成了頗具活力的生態系統。
 
    據了解,目前新加坡有大大小小30多座垂直農場,而Sustenir Agriculture正是其中之一。這家公司目前主要量產一些高價值的果蔬,包括羽衣甘藍、櫻桃番茄和草莓等。
 
    垂直農場作為一種新型農業發展模式,簡單說來指的是在高樓大廈里通過技術手段進行各種農業生產,通過模擬農作物生長所需的水、陽光及溫度等生長環境、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溫室技術,以此提高農業產量和土地利用率。借助農業環境控制技術(controlled environment agriculture),Sustenir可以大幅縮短果蔬的成長周期。以甘藍為例,其收成時間從原本的90天縮短至45天,農場因此可在1000平方英尺的空間內,每月種植約一公噸的甘藍。
 
    Sustenir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Benjamin Swan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目前公司生產的羽衣甘藍,從每克的單價與市場上同類進口產品相若,極具市場競爭力,Sustenir位于新加坡三巴旺的農場自去年10月起已實現盈利,并計劃在明年擴建。公司目前已在香港屯門建立農場基地,未來將陸續在上海、臺北等城市布局。
 
    食品黑科技浪潮已來
 
    業內人士認為,農業新技術徹底改變了以往的農業邏輯。大量顛覆性的技術與解決方案的不斷涌現,在生產安全的、營養的食品的同時,更可兼顧可持續性與經濟效益。其中,可替代蛋白無疑是市場和資本的寵兒。
 
    11月21日晚,在位于新加坡烏節路的凱悅酒店里舉辦了一場別出心裁的人造肉派對,全球主要8家可替代蛋白初創企業齊齊亮相,包括美國“人造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人造奶酪的Miyoko’s Kitchen、人造三文魚Ocean Hugger、人造雞蛋Just以及做出人造雞肉的Like Meat等。
 
    “我們相信合成生物科技能帶來關鍵的改變;正如合成化學,石油是上一世紀改變世界的原材料,合成生物學中的DNA,就是今天改變世界的要素。”李嘉誠旗下高科技企業投資旗艦的維港投資創辦人周凱旋11月20日在亞太農業和食品創新峰會上表示。她坦言,GenZ(Z世代)占全球77億人口的32%,“他們擁抱不同的價值觀,不會讓品牌去定義自己,而是以自己定義品牌,消費是‘我是誰’,我的價值觀是什么,對我們來說,我們正專注協助一些能回應Z世代價值的產品、更好的消費品走進市場。”
 
    事實上,年輕一代消費者的購物習慣受價值觀影響很大,具環保概念的食品黑科技受到了市場和投資者的大力追捧。2019年7月24日,總部位于美國伯克利市的一家基于“細胞農業”概念的人造奶制品公司Perfect Day,發布了一款不含動物蛋白的限量版冰淇淋,售價為20美元,該產品上線后24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
 
    自2014年成立以來,Perfect Day累計融資約7470萬美元,最新一輪的投資者陣容堪稱豪華,包括維港投資、淡馬錫以及全球農業巨頭ADM。據悉,該公司2016年銷售同比增幅達到7%,銷售額達到12.7億美元。
 
    Perfect Day聯合創始人Ryan Pandya對記者表示,傳統要生產100毫升的牛奶,需要用上100公升的水,但該公司制造的“人造奶”,能減少98%的用水量、91%的土地需求、84%溫室氣體以及65%的能源。
 
    今年5月上市的“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今年第三季度的營收達到9200萬美元,同比增長250%,遠超分析師預期,預測全年凈銷售額將達到2.65億美元至2.75億美元之間。
 
    “往昔已去,無法改變;今朝時光,轉瞬即逝;唯有明天,可隨心塑造。”這是新加坡國家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2018年財報扉頁上的一段話。
 
    投資明天,這正是淡馬錫一直努力的方向。隨著全球人口不斷增長,人類對食物的需求量日益加大,而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人類需要以安全、可持續的方式養活更多的人口。
 
    “6年前,我和同事在農業食品領域進行了幾筆投資,這讓我們意識到在這個價值鏈上,還可以做得更多。我們的投資覆蓋整個價值鏈,從農場到餐桌。”淡馬錫綜合農業投資部執行總經理馬世文(Anuj Maheshwari)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
 
    11月20日,普華永道、荷蘭合作銀行、淡馬錫聯合發布《亞洲農業與食品行業挑戰報告:收獲未來》估計,亞洲正處于快速的城市化進程中,到2030年將有2.5億新增人口。未來10年,亞洲的食品和農業行業在現有投資水平和基礎上需要額外8000億美元的投資,才能讓亞洲實現自給自足。
 
    自2011年起,淡馬錫開始逐漸增加在農業食品方面的布局。據了解,過去5年,淡馬錫在農業食品領域的投資超過50億美元,目前已經投資了超過30家相關企業,所投公司包括中糧國際、Impossible Foods等。
 
    馬世文透露,目前淡馬錫在農業食品領域的投資主要有四大主題,包括以可持續的方式生產蛋白質、新鮮農產品、健康的食物與食品成分以及變革性技術。淡馬錫2019年財報顯示,包括農業食品的生命科學與綜合農業占整體投資組合的比重達到7%,高于去年的6%和前年的4%。
 
    “我們的投資項目涵蓋早期、成長期以及成熟期不同階段的公司。對于早期公司,我們主要幫助這類公司擴大規模,而處于發展階段的公司,通常已經有明確的產品和市場,以及可行的商業模式,對于這類公司,我們利用資本幫助它們提升產能以及進行小規模的并購。此外,處于成熟階段的相關公司,我們主要幫助它們進入新的市場,以及進行大型的并購交易。”他表示。
    
    在過去三年以來,新加坡逐漸在農業食品科技領域嶄露頭角。上述報告指出,北京、香港、孟買、新加坡和東京等亞洲城市也有望成為農業食品創新中心。這些城市具備一些成功的重要條件,包括為初創公司和投資提供有利的監管環境、技術專長、人才和強大的投資者。
 
    眾所周知,新加坡國土面積狹小,僅為724平方公里,土地資源極為匱乏,農業用地僅占其國土面積的1.18%。新加坡消費的農產品、食品嚴重依賴進口,主要來自毗鄰的馬來西亞,僅有10%來自本國。
 
    為此,當地政府已經出臺了一系列政府政策和倡議,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并致力于發展為農業食品創新中心。新加坡一直致力于提升本國的食品產量,減少對進口的依賴,提出了“30 by 30”計劃,目標是到2030年將本國產的食品比重提升至總量的30%。
 
    去年4月新加坡食品局(SFA)正式成立,負責監管該國食品安全和供應保障。新加坡政府于2014年設立了農業生產力基金(Agriculture Productivity Fund),協助新加坡農場擴充產能、提高產量和生產力,至今已有107家當地農場申請了該基金。
 
    業內人士表示,新加坡在農業食品科技領域的創新方面十分積極,同時當地已經形成了頗具活力的生態系統。
 
    據了解,目前新加坡有大大小小30多座垂直農場,而Sustenir Agriculture正是其中之一。這家公司目前主要量產一些高價值的果蔬,包括羽衣甘藍、櫻桃番茄和草莓等。
 
    垂直農場作為一種新型農業發展模式,簡單說來指的是在高樓大廈里通過技術手段進行各種農業生產,通過模擬農作物生長所需的水、陽光及溫度等生長環境、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溫室技術,以此提高農業產量和土地利用率。借助農業環境控制技術(controlled environment agriculture),Sustenir可以大幅縮短果蔬的成長周期。以甘藍為例,其收成時間從原本的90天縮短至45天,農場因此可在1000平方英尺的空間內,每月種植約一公噸的甘藍。
 
    Sustenir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Benjamin Swan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目前公司生產的羽衣甘藍,從每克的單價與市場上同類進口產品相若,極具市場競爭力,Sustenir位于新加坡三巴旺的農場自去年10月起已實現盈利,并計劃在明年擴建。公司目前已在香港屯門建立農場基地,未來將陸續在上海、臺北等城市布局。
 
    食品黑科技浪潮已來
 
    業內人士認為,農業新技術徹底改變了以往的農業邏輯。大量顛覆性的技術與解決方案的不斷涌現,在生產安全的、營養的食品的同時,更可兼顧可持續性與經濟效益。其中,可替代蛋白無疑是市場和資本的寵兒。
 
    11月21日晚,在位于新加坡烏節路的凱悅酒店里舉辦了一場別出心裁的人造肉派對,全球主要8家可替代蛋白初創企業齊齊亮相,包括美國“人造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人造奶酪的Miyoko’s Kitchen、人造三文魚Ocean Hugger、人造雞蛋Just以及做出人造雞肉的Like Meat等。
 
    “我們相信合成生物科技能帶來關鍵的改變;正如合成化學,石油是上一世紀改變世界的原材料,合成生物學中的DNA,就是今天改變世界的要素。”李嘉誠旗下高科技企業投資旗艦的維港投資創辦人周凱旋11月20日在亞太農業和食品創新峰會上表示。她坦言,GenZ(Z世代)占全球77億人口的32%,“他們擁抱不同的價值觀,不會讓品牌去定義自己,而是以自己定義品牌,消費是‘我是誰’,我的價值觀是什么,對我們來說,我們正專注協助一些能回應Z世代價值的產品、更好的消費品走進市場。”
 
    事實上,年輕一代消費者的購物習慣受價值觀影響很大,具環保概念的食品黑科技受到了市場和投資者的大力追捧。2019年7月24日,總部位于美國伯克利市的一家基于“細胞農業”概念的人造奶制品公司Perfect Day,發布了一款不含動物蛋白的限量版冰淇淋,售價為20美元,該產品上線后24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
 
    自2014年成立以來,Perfect Day累計融資約7470萬美元,最新一輪的投資者陣容堪稱豪華,包括維港投資、淡馬錫以及全球農業巨頭ADM。據悉,該公司2016年銷售同比增幅達到7%,銷售額達到12.7億美元。
 
    Perfect Day聯合創始人Ryan Pandya對記者表示,傳統要生產100毫升的牛奶,需要用上100公升的水,但該公司制造的“人造奶”,能減少98%的用水量、91%的土地需求、84%溫室氣體以及65%的能源。
 
    今年5月上市的“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今年第三季度的營收達到9200萬美元,同比增長250%,遠超分析師預期,預測全年凈銷售額將達到2.65億美元至2.75億美元之間。 
 
******
信息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1-29

Copyright © www.zgspy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投資協會    京ICP備15043208號-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北里甲11號國宏大廈A座(國宏賓館)    郵編:100038
爱爱色_大香蕉图片_天天干女人网_爱搞搞_爱色影视_秋霞电影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